“接到領導電話,是與其溝通的一次機會,拿捏得當,會給領導留下好印象。尤其在大機關里,有的人工作好幾年,可能和‘一把手’都沒有單獨說上話的機會。”
  大領導來電話,怎麼接?
  文_本刊記者   舒煒
  在官場上,接到領導,尤其是上上級領導的電話,有時並不是件小事。
  某地級市的王秘書長說,從小的方面來說,完成上級領導交辦任務是基本職責所在,而往大的那頭講,這也是在大領導面前體現自己全面素養的一個機會。
  沒聽出大領導聲音,怎麼破
  “您好,請問您找哪位?”
  近十年來,中部某市的副市長李寧宣但凡接到電話,開口總會是這句。
  “這幾乎是一種條件反射,當然,也是當時的一個教訓。”11年前,李寧宣在市組織部辦公室任副主任,有一天,接到了個陌生電話。
  “我找一下小趙。”對方話說得很急。
  “哪個小趙,這裡姓趙的多得很,你是哪個哦?懂不懂程序?”當時李寧宣剛剛挨了一頓領導批評,心情很差。
  “我是陳X。”
  聽到這句話,李寧宣當時差點叫出聲來,因為對方竟然是市委書記。“幸好我當時靈機一動,連忙說‘陳書記,不好意思,我是其他單位到這裡等著辦事的,剛好這兒沒人,電話又響了……’”
  李寧宣很“慶幸”:“其實陳書記知道我這個人,且對我是有好印象的,要是因為那次通話把這種印象弄糟了,那就是自己的低級失誤。當然,這也提醒了自己,以後不論是上級、平級或下級打來的電話,我接通後都會客客氣氣,一視同仁。”
  不過,有的下屬在電話中沒聽出大領導的聲音,就沒這麼“走運”了。李寧宣給廉政瞭望記者講了一個例子,在他老家那個縣裡,有年發生了嚴重的水災,縣委書記直接拿起旁邊人一個手機打給了一個副鎮長,問:“我是雷XX,災情怎麼樣?”副鎮長聽到是一個外地口音,再一看又是個陌生來電,以為是惡作劇,便沒好氣地回答:“你是雷XX,我還是張XX(市委書記)呢。”
  縣委書記當場就很生氣,拍了桌子。很快,該副鎮長也受到了處分。“雖說縣委書記大擺官威有點過了,但在災情面前,這名副鎮長也太兒戲,太分不清事情的輕重緩急了。”李寧宣表示。
  “領導,尤其是跨了幾級的領導打電話給下屬,有時愛用座機,且很少會自報家門,你也不好去追問他是誰,這就很難辦啊。萬一真的遇到騙子咋辦?”一些受訪官員均有同感。
  2009年,重慶豐都人馬具鑫買了一張可以將來電顯示為任意號碼的手機卡,給城口縣某鄉鎮黨委書記王某打電話,聲稱自己是城口縣副縣長:“我為你們鄉鎮創建農業發展項目,要求預先支付5萬元資料製作等費用,馬上將錢打到指定的賬號上。”
  王某看到來電顯示確實是縣政府辦公電話,所以完全沒有懷疑,領導吩咐的事豈敢不辦?王某馬上安排人將5萬元現金打到了“副縣長”指定的賬號上。
  馬具鑫通過同樣手段,還騙到了另一個鄉鎮黨委書記的6萬元。“要不是騙子最終事發,王某等人都還一直蒙在鼓裡。”李寧宣分析,“因為他們潛意識里,早就有和領導通過非正常手段套近乎的想法,覺得這幾萬元就算真送給了副縣長,也是‘榮幸’。”同樣是懷著這樣的心思,今年4月,廣西柳州一所學校的趙老師也因為接到“領導電話”要她當面“彙報工作”,被騙去5千元。
  那麼,問題就來了。一是電話那頭可能是領導,二是分不清電話那頭是哪一名領導,三是你還不好意思去多問,怎麼破?
  王秘書長曾在部隊服役多年,對此,他提出了自己應對方法。言語上要吐字清楚,客客氣氣,但忌卑躬屈膝,那樣顯得不夠大氣。如果確實不方便詢問對方職務和名字的,對電話內容和來電號碼都要作好詳細記錄,方便事後通過各種方式進行核查,尤其對涉及到私底下的財物問題,更要妥善處理。
  “其實按部隊里的做法就蠻好,以前我在部隊時,接到上級的電話,可謂是一項政治任務,必須嚴肅對待。在記錄電話內容時,反應快是第一要素,通俗點說,就是口、耳、手、腦高度協調,應儘量記錄完整,包括來電話的具體時分。記錄完畢,還必須主動將內容複述一遍,與對方查對核實。最後主動詢問對方還有何指示。”
  沒聽清楚領導安排,怎麼辦
  有時候,接電話的方式方法也體現出一個人的能力高低,王秘書長的切身體會是:“只有在絕對需要時才可轉電話,自己能處理的電話最好自己辦。”
  王秘書長舉了一個例子,他所在市的發改委曾有個辦公室主任,年齡稍微大了一些,聽力不是太好,尤其在電話里溝通起來不大方便,他也常常在接到領導電話後沒說兩句就交給身邊其他人接。“其實他是不希望耽誤事情,但一來二去有的領導就有想法了,我找你說事你卻讓個毛頭小子來打發我”。
  “不管是對領導還是其他人打來的電話,左手拿聽筒是我多年養成的習慣,不光是因為醫生說左耳聽電話輻射小,其實是為了空出的右手方便隨時拿筆記錄,尤其對人員、數目、時間、日期、地點等要特別註意。”王秘書長自我調侃說:“一個小細節,可能讓你有時候做事情更簡單。”
  王秘書長進一步分析,“領導為什麼喜歡打座機電話,可能的確沒有在手機里存你的號碼,當然有的是不願意輕易暴露自己的手機號碼,其實還有一點容易被人忽略的是,座機電話的信號是穩定的,甚少會因為信號不清楚而造成誤聽,從而耽誤事情。”
  不少官員有這樣一種感受:有時候會有這樣一種情況,自己還沒聽清楚,上上級領導就匆匆說完掛斷電話,又不好再打電話去問領導了,怎麼辦?
  “遇到這種情況,千萬不能慌亂,我的建議有兩個辦法。如果是很緊要的事情,就可以直接通過頂頭上司向上瞭解,一般來說他們都不會太介意;如果不太緊要,也可以通過為上級領導服務的辦公室相關人員來瞭解情況。”王秘書長表示。
  此外,在現實工作中,還有一種情況是,在有好幾個人的大辦公室里,擺放在公共位置的座機電話響了,大家都不願意去接。“很多人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如果你去接這個電話,很可能事情就落到你頭上了。”某市級機關辦公室的小何慨嘆,“還有,一些同事接到領導電話後會比較緊張,語言不利索,嚴重點的,話都不知道怎麼說了。”
  “但這樣很可能錯過一些重要電話,本身和人交流也是一種能力的體現,嚴格上說屬於不作為。”小何的上級朱主任表示,“尤其接到領導電話,是和領導溝通的一種機會,拿捏得當,會給領導留下好印象。尤其在大機關里,有的人工作好幾年,可能和‘一把手’都沒有單獨說上話的機會。”
  不接領導電話的後果
  還有一種情況,是下屬知道是領導的來電,但由於各種原因沒有及時接聽到,往往也會帶來一些後果。
  在一些年輕公務員眼中,領導周末打來電話,接不接,是一道選擇題。
  小何說:“現在單位里事情多,我們每周幾乎只能休息1天,有時星期天看領導電話鈴聲一響,肝都顫,一接就讓你回去加班,還沒有加班費……不過常常是掙扎半天,有時‘熬到’電話斷了,還是馬上又回過去了。還不如一開始就接,給領導留個好印象。”
  王秘書長說:“你身為公職人員,如果是公事,肯定得及時去辦理,怎麼能不接領導電話呢?過去的人很少會有這種想法,工作了以後就要有這種覺悟,要不然真的很不招人待見。我個人最痛恨不及時接電話的人,你如果是故意不接電話,給我知道了肯定得嚴懲。”
  “工作了手機還是隨身帶好,我的手機都是調成震動加鈴聲的,就怕在嘈雜的地方錯過一個電話。開會、看電影的時候調成振動了,還要在手裡拿著才放心。”這是李寧宣手下秘書的一點經驗,“很有可能因為你的一點小小失職,讓你的同事要擔很大風險。”
  他回憶,幾年前他剛大學畢業,和另外一個男生一起考取了這家單位的公務員。正式上班當天,部門領導說給他倆辦個歡迎儀式,吃個飯。下班後過去,他早早就到了,那個男生卻聯繫不上了,整頓晚飯也成了他唱獨角戲。第二天上班問人家乾啥去了,居然是去旁邊網吧打游戲去了。為什麼不提前說一下呢?沒那意識。為啥不接電話呢?沒聽見,打游戲太high了。不久後,那名男生就被下派到一個下屬單位,如今也很少和大家聯繫了。
  他還給廉政瞭望記者講了一件真實的事情。他有個在銀行做聘用合同工的同學,即使是休息日也是電話24小時待機。“一個電話沒到,回頭你不要來了。有些剛工作的沒有意識的說,不就是電話麽,至於麽。但是,你做這份工作,就得負責。你不想乾,後面排著隊的有想做的。”
  “8小時外不接工作電話,和24小時都願意接工作電話的,是兩類人。不妨在一個單位里,觀察一下哪類人最終過得好,就知道了。”王秘書長感慨。(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)
創作者介紹

恒指

cb10cbqrn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